<span id='ps7xk'></span>

  1. <fieldset id='ps7xk'></fieldset>
  2. <tr id='ps7xk'><strong id='ps7xk'></strong><small id='ps7xk'></small><button id='ps7xk'></button><li id='ps7xk'><noscript id='ps7xk'><big id='ps7xk'></big><dt id='ps7xk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ps7xk'><table id='ps7xk'><blockquote id='ps7xk'><tbody id='ps7xk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ps7xk'></u><kbd id='ps7xk'><kbd id='ps7xk'></kbd></kbd>
  3. <dl id='ps7xk'></dl>

    <i id='ps7xk'></i>
        <i id='ps7xk'><div id='ps7xk'><ins id='ps7xk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ps7xk'><strong id='ps7xk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ps7xk'><em id='ps7xk'></em><td id='ps7xk'><div id='ps7xk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ps7xk'><big id='ps7xk'><big id='ps7xk'></big><legend id='ps7xk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ins id='ps7xk'></ins>

          科幻片

          • 朕磨人的小神經

            我的皇夫當真是磨人的“小神經”,當年以一首《生日快樂》打動瞭父王,成功上位,後又因一場盛大的廣場舞而入獄。明明他說著我根本聽不懂的話,我卻還是不由自主地

            2020-05-27

          • 我愛你,不需要一秒鐘來猶豫愛情

            他和她,仿佛天生有緣。那時,她膽小,弱不禁風,走在上學的路上,即使一聲狗吠,也會被嚇得心驚肉跳。這樣的時刻,他總會出現,牽住她被汗水浸濕的小手,拍著胸脯說:“別怕,

            2020-05-27

          • 我愛你時,你獨一無二,我不愛你時,你對我來說什麼也算不上。

            佑佑是我最不害臊的朋友,沒有之一。早在上高中的時候,她就指著一個白白凈凈的小帥哥一臉得意:“看哦,那是我的男朋友。”結果到大學,她竟然又發瞭另一個男生的

            2020-05-27

          • 你的清白無需證明

            在一個小城市的小賓館,他坐在房間裡,眉眼低垂,雙手緊握,透出一貫的緊張。仿佛一把破舊的弓,稍微再加一分力,弦就會斷掉。他已經57歲瞭。看上去甚至更老些。雖然頭發剃得很短,指甲整

            2020-05-26

          • 願我來生得菩提

            一個主持人在十字街頭做隨機采訪。他的問題是:愛情是什麼?讓我奇怪的是竟然沒有一個相同的答案。一個少女說愛情是瓊瑤阿姨小說中的那樣,愛得轟轟烈烈、你死我活才過癮。一個中年男人說愛

            2020-05-26

          • 有一種懷念叫打擾

            第一次見她,大約是4年前吧,聽見門上有鑰匙嘩啦嘩啦地響,有些驚詫,以為大白天來瞭膽肥的蠢賊,猛地開瞭門,正要呵斥,卻見門外的人,比他還驚詫,大大地張著嘴巴,訥訥道:你是誰,為什

            2020-05-26

          • 西湖引水天目山

            古時候,杭州城市居民的飲用水主要是井水,城中各井水源多仰給於西湖。早在唐歷年間,杭州刺史李泌就在百姓聚集的錢塘門到湧金門(相當於今湖濱一帶)開鑿瞭相國井等六口井,並在西湖東岸相

            2020-05-23

          • 別瞭,姑娘

            我很喜歡那個姑娘,因為她有一雙我至今為止見過的最美的手。襯著亮色的綠茶包裝,那手顯得蔥瑩玉白。那一刻,我知道我喜歡上她瞭。我初來新學校報到時,看到那手,我喜歡將這歸結於冥冥之中

            2020-05-22

          • 對不起,我愛你

            曉冷冷的望著深夜而歸的廖桐,眼睛裡燃燒著憤怒的火苗。多久瞭,她記不清瞭,有多少個這樣的夜晚,她就那麼靜靜的倦縮在客廳的沙發上等著廖桐。今天,林曉終於忍無可忍瞭。廖桐,說吧,你究

            2020-05-22

          • 這一刻來的有些突然

            小傑(化名)是我的室友,也是我最好的兄弟,是個地道的小帥哥,關於他的故事,我也不知如何去評論。對於我們這些大學生而言,剛進大學多少都會有些耐不住寂寞,我這是個悲劇,抽象的外表否

            2020-05-22